第368章 饯行

赌石街口。

 覃玉成负手于背,笑看向少女,“婳儿若需要解石的人,李家铺子正好有几个经验老道的老师傅。”

 苏婳闻声,轻轻摇了摇头,“多谢玉成,子琛会解石,就不麻烦铺子的师傅们了。”

 其实她也不知道,萧锦寒这男人居然连解石都会,不过,不管是柳家铺子,还是李家铺子的解石师傅,都远没有萧锦寒令人放心。

 毕竟,她的空间第一次吞玉时的骚操作,倘若踏脚石中的玉当真是空间所需,那解出玉石的瞬间,手镯反应定然很大。

 覃玉成了然地颔首,余光从背着玉石的男人身上一扫而过,温润笑了笑,“那婳儿先去忙,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都可遣人到天香楼或玉石铺子来寻我。”

 “好。”苏婳笑着应声,随即,同萧锦寒和苏大郎几小只一块上了马车。

 “阿兄,你平日的精明劲这是去哪儿了?你不是早早就在天香楼备好了一桌海鲜吗!你怎么就不知道说呢?

 苏姐姐最是喜欢吃海鲜了,你同她说她肯定就不会走了啊。”覃应弦看着渐渐消失成一个小点的马车,又看看自家哥哥的模样,气得直跺脚。

 “那萧锦寒多会来事儿,该撑场子的时候也从来没落下一次,阿兄再这么等下去,苏姐姐都要被他给抢走了!”

 “你急什么?要是想吃海鲜,自个儿去天香楼吃去。”少年被说得脸皮红了些许,只抬脚往玉石铺子去。

 “这是海鲜的问题吗!”覃应弦见他死鸭子嘴硬,赶忙扯住他,“苏姐姐多好啊,暂且不提萧锦寒,就说那柳家柳霖那家伙,今日第一次见苏姐姐,眼睛就一直黏人家身上了。

 我要是阿兄,我定然早早就去追了,阿兄再不抓把劲,别等到以后后悔……”

 “后悔?后悔什么?”不待二人说完,却见魏蒹葭笑盈盈站在三步外,“应弦和玉成这是在说什么,也说出来让我一块儿听听!”

 覃应弦小嘴一闭,顿时有些兴致缺缺,“不过是些玩笑话罢了,今日赌石大会各个铺子上了这么多好料子,表姐不想看一看么?”

 “自然想去看一看。”魏蒹葭美眸扬起,望向身侧的少年,抿唇半晌,终是温声道:“玉成可愿意陪我一同去看看?”

 声音依旧柔和,只是这一次,明显含着沉甸甸的期待。

 覃玉成脚步顿了片刻,“我还有些事要处理,李家铺子上了一批新原石,表姐若是看上什么都可以拿去,同掌柜记我账上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