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角落 作品

第一百一十四章 适应期结束了

月球基地是完全按照地球的东八区时间运作的,也就是和北京时间同步。

不仅时间如此,整个环境的设置也是按照地球东八区的某个宜居城市的环境要素设置的。

人类的能力是不断增大的,这一点毫无疑问。人类能力增大的体现之一,就是对环境的改造能力。

原来,人类只能在适应的环境中生存,渐渐的,人类的身影可以出现在空中、海底、外层空间,月球、火星。开始还是短时间的驻留,渐渐的就可以长时间的居住了。

如今,人类的身影出现在空中、深海、外层空间,月球和火星,已经成了常态。这些地方早已开展了旅游体验业务。和早期的探索和开发已经有了本质的不同了。

但是,这个过程是在缓慢的进行中的,高空、深海和外层空间确实已经的得到了大力的开发,形成了可持续的自行有序发展的产业。月球和火星的开发正在开始由最初的探索、科研和资源利用向更为普适性的开发利用。

我们的月球之子项目就是这个转型过程的过渡项目,一方面,这个项目担负着科研的任务,另一方面,这个项目也是为未来的大规模月球民间商业项目做尝试性的铺垫。

在这种背景下,项目的环境设置理念产生了。

环境设置的理念是打造人类适宜的环境,而不是根据技术的局限,让人类适应环境。

也就是说,一切设计都是以人类的现状为出发点,打造人类身居其中感觉最为舒适的环境。目的是让更多的人愿意来到这样的环境,让环境的自身成为吸引人的一方面。

从技术角度来说,这是大大的浪费,因为前沿的技术可以将人类推进到更为深远的空间,更具挑战性的环境,代价是人类必须适应这前沿的技术。这样的工作当然也在进行,不过这是不能规模化的,毕竟局限在人类自身。一个是打造人类适宜的环境让更多的人可以适应,另一个是选拔培训少数人,适应技术的前沿。

两者都存在,都有各自的优点。但是,这个时代的要求是更加注重个人,更注重全体人群的体验,所以环境适应人,成了思想主流。

********

月球之子项目的第一批登月人员登月适应期已经过了。

其实对大家来说,和地面基地,唯一不同的就是重力,适应月面生活的挑战不算大。同时,无论是地面模拟基地还是月面基地,都是按照高标准的舒适度要求设计的,大家适应起来并不吃力。给大家的适应期也足够长了,大家后面甚至都觉得无聊了,希望早点进入正常的生活状态。

所谓正常就是不能无所事事罢了。

人是很奇怪的,一直在追求空闲,希望没压力、希望放松,但真的闲下来了,到了无所事事的状态,没多久就受不了了。还要忙着找事干。

第一批登月的实验人员就是这样,在地面时有培训任务,有明确的目标按计划,大家不觉得。登上月球后,低重力的新鲜也就一两天。控制中心没给大家安排事情,各自原来的事情也早就在停滞中了。快大家就觉得无聊了,都希望快点结束适应期。要么开始自己原来的工作,要么开始找些新的事情做。

不过也有些人没问题,比如张星和雅香。

********

张星现在可是退休状态,他早就实现工作时间自由了,有电竞比赛需要他做顾问或者评论员时他就可以选择线上出场。在地面模拟基地时,他就评论了好几场重要的比赛。如今的视频技术早就可以做到远程无瞬时时差的连线了。作为著名的前国家队电子竞技选手,作为多项比赛的冠军,他做顾问或者评论员的出场费一点都不低。现在他的月球之子参与者的身份,更加吸引人,他的粉丝更多了,身价也跟着提高。

目前,张星一点都不热衷工作赚钱,他的财务状况很好,根本不用为钱操心。

同样,雅香也是如此。她本来就是来人间享受生活的,出生在富裕的家庭,父母和哥哥、弟弟都宠爱她。她也想开了,不想等王子找上门,开始去找王子了。

她和张星其实蛮般配的,其他不说,就拿双方的背景条件来说就是完美的相配。

两人都没有工作的压力,他们的生活早就是在无所事事中自得其乐了。愿意工作的时候,随时可以做做自己喜爱的事情,不想工作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心理不安。

他们倒是自在的很,也许唯一的烦恼,就是两人恋爱中的烦恼吧。

*********

“阿星,我们去申请套房吧。”雅香问张星。

“哦,这样啊,”张星犹豫,“现在不是挺好的嘛。”

“挺好的,你不想和我住在一起吗?”雅香问。如今的雅香不愿去多想。她把她的世界分成了最小的时间段,她费了好些力才改变了总往长远胡思乱想的习惯,现在,她更愿意只想眼前的事情,甚至连后天的事情,她都刻意的不去考虑。她发现,现在这种状态反而更舒适,更好,没有焦虑,没有了很多以前烦恼的东西,集中一切过好今天和明天,专注的生活让她更快乐,更有获得感。

“没有,不过,不过,现在不是也挺好的吗?”张星支支吾吾的。

“怕我影响你的生活。”雅香倒也是直接。

“没有,没有,现在是适应期,还没正式开始吧,要不等,等正式开始项目再说。”张星不愿改变,他没有做好准备,他从来没有和女人一起生活过,当然是以伴侣的方式。他有些踯躅,不是因为雅香的原因,是因为他自己没有准备好向前迈步。

“你不爱我。”雅香动用了杀招。

“没有啊,不是的,你不要多想,雅香姐。”张星急忙解释。

“姐,你嫌我比你大是吧,嫌我老。”雅香的连环杀。

“没有了,不是的。我没有这个意思。”张星越解释越解释不清。

“你就是。”雅香继续不讲理。这是个跨时代手段,越是不讲理,越能拉近恋人之间的距离。雅香有手段,她知道如何和年轻小伙子打交道,她善于利用他们的害羞和没经验。

“我不是,我没有。”张星被逼的着急了。

这时雅香看着差不多了,就缓和了语气。

张星也被她治的没办法,马上答应了去申请。

“阿星,不为难你了,你能为我这样我挺开心的。这样吧,要不,还是你自己掌握时间,什么时候你要是想了,就申请,我一定同意。”两人算是达成了和解。

*********

子进可是闲不住的性格,虽然在队里出事后让他放了一段长假,对他的性格有些历练,但是,他还是受不了无所事事的每一天。

他已经试过了所有的运动项目。

“低重力环境也不过如此嘛,适应了之后,感觉和地球上差别也不大。”子进对思剑说。

“不大,没觉得跳的高了吗?”思剑回答。

“这倒是,不过,这些运动设施不是也做了相应的调节了吗?这半场篮球场不是感觉难度还是一样。”自己说。

“就是有点慢对吧。慢动作一样。”思剑回答。

莎莎和芳菲也在运动场,这是个半场篮球篮球场,毕竟月球夙愿基地的空间是十分宝贵的。虽然是半场篮球场,但是空间却不比地球上的篮球场小,因为在这个重力环境下,人的跳跃的距离和高度都有了放大,为了能保证在这儿打篮球还有地面上的感觉,调高和放大场地是十分必须的。

子进这思剑打起球来不用那么用力,因为大部分时间是处在腾空状态,两人倒是有足够的反应时间。但是要想进球还是挺难的,这种全新的重力环境,两人过去的手感全然无效,只能从零开始慢慢摸索和适应。

莎莎见他们差不多要结束了,就问他们,“你们有什么计划吗?调整期结束了,要开始安排以后的事情了。”

“我,”思剑问,“我做的事情一直没断呀,我一直在参与俱乐部的运营决策呀,这是和项目组有约定的,他们允许的呀,也是实验的一部分。”思剑回答。

“哦。”莎莎和芳菲互看了一眼。

芳菲说话了,“人家没问你,莎莎问子进呢?你倒挺积极的。”

“人家两人估计早就聊过了,还用这时候问。”思剑知道莎莎和子进的关系已经进展了不少了。

“什么呀,我就随便问问,看你们两个。”莎莎抗议。

“我们没聊过这个话题,”子进过来给莎莎解围。

子进继续说,“我原来的工作在这儿肯定不能继续。当然,队里确实安排了一些交流、培训性的工作,有些技术交流,还有所谓的培训。但是,我也看出他们的意思了,就是比较新鲜我的月球生活。我都离队里这么远了,对下面的情况越来越陌生了,哪能用得着我来交流和培训。要说以前我有什么经验更是谈不上,没有所谓的经验交流。他们无外乎就是让我给他们讲讲月球生活。”

“这些事情对我来说,根本占用不了我的多少时间。我确实要找些事情做。”

三个人都默默的等着子进继续。

“你们记得来的时候路过的天文观测站吗?”子进问。

“你是说一千米的射电望远镜?”思剑说。

“他们不是还问我们感不感兴趣呢吗?”芳菲说。

“对,他们还想说还缺人。好像说有观测望远镜还有预警望远镜,好像还有在翻新的,他们介绍时我没听太仔细,我对这些兴趣不大。”莎莎说。

“是这样的,我们在那个区域有几组射电望远镜。最大的直径一千米,负责观测宇宙深处。”

“还有几组预警望远镜,是属于地球对宇宙天体监控预警的全球安全网的,对吧。”思剑接过来说。

“是的,这个检测网由全球的主要国家联合建设,建设了有一百多年了,当然中间由于不同国家的矛盾和纷争中断过合作,但是后来又陆续走到了一起。怎么说这都是人类共同的事情,人类要进步,就要认识到这一点,在宇宙里面,我们是微弱的,必须团结起来,应对环境可能给我们的威胁。”

“那你和他们联系过了。”莎莎问。

“还没有。但有这个打算,我要先和控制中心确认一下才行吧。”子进说。

接着自己又解释,“月基预警望远镜,目前有三组,朝向不同的方向,不过有一组处于翻修升级状态,暂时无法工作。”

“他们的意思是,等翻修好了再招人吗?”芳菲问。

“不是啊,这个时候正是他们需要帮手的时候。翻修完成的话,基本就是无人化运行或者机器人自动维护了。这个时候都是非常规的工作,所以需要人类啊。”子进说。

“也是。”大家表示认同,也都清楚了子进的想法。

“那你要每天去他们那儿边工作吗?”莎莎问,这是她比较关心的问题。

“不是。我们的实验也不允许啊。我要保证不和外界接触,哪能特殊呢?都是远程工作,主要是协调沟通各个环节。”子进说。

“这还差不多。”莎莎表示满意,她不希望子进离开,他们刚刚进入状态。

*********

接着,几个人的重点又转到了芳菲身上,因为大家知道莎莎的情况。莎莎根本没有这个问题,她是作家,只要认真生活,认真观察就行。这是个又自由但又需要自律的职业,大家对此都很清楚。莎莎既然在这条走的很好很成功,那么她就是个自由且自律的人。

“你的芳菲。怎么安排的?不会是在月球远程飞地球的无人机吧?”思剑问,她还是挺关心芳菲的。

“我倒是也想。可是没这个可能呀。”芳菲说。

“你提呀,和上级反映,要求这么做呗。我真的觉得挺好的,月基控制的无人机,轻松实现全球打击。”子进接了过来,他觉得说的不完善,又补充,“从战略上讲,这绝对是个好的尝试。我有军人的直觉。”子进说。

“你真的太高估飞行员了。”芳菲笑了,“也高估我了。”

大家都明白了,这是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就算符合战略需要,也是不该他们想的想法。

“那你到底怎么想的呀?”思剑继续追问。

“没想法呀。我不知道要做什么。”芳菲确实没有自己的想法,她的一路都是在被指明了方向后再自己努力的,如果让她自己找路,她感到十分为难,有些不知所措。

“真没有想法吗?”思剑确认。

“真没有。”芳菲回答。

“那你跟我吧,帮我处理些事情。”思剑提出了邀请。

“啊。帮你?做什么呀?”芳菲问。

“我们有好多事要做呀,你可以做我们的飞行顾问,技术指导,远程教练也行啊。”思剑高兴的说。

“哦。”芳菲非常犹豫,有点不知可否,她这种性格,其实非常迷人,会激发男人的保护和引领的欲望。

思剑越来越有这种欲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