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发老狗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百九十五章 仇家遍地?


翌日,上午9点,阳光明媚,三角地东南部,距离昆擦老巢270公里以外的一处营地。

站在高台上,正在营地里检阅部队,春风得意的罗将军,被一颗特制的远程狙击子弹直接打爆了脑袋。

不是形容,而是真的爆开了,如同烂西瓜一样,红的白的,喷的到处都是!

他的手下顿时就红着眼睛,如同疯狗一样在雨林当中四处寻找,都没有找到狙击手的哪怕一根毛。

片刻之后,距离这处营地5公里之外,杜蔚国神态轻松的坐在一辆吉普车的副驾驶上,肩膀坐着大狐狸。

此时,杜蔚国身上穿着一身帅气的迷彩服,高筒军靴,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经典雷朋蛤蟆墨镜,嘴里叼着一根雪茄,看着贼酷。

肩膀上的大狐狸迎面吹着冷风,眯着眼睛,紧紧的抿着嘴,表情严肃,心情相当不好。

来昆擦营地之前,杜蔚国约法三章,给它做了硬性要求,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它必须装得和普通狐狸一样,不许抽烟喝酒,更不许开口说话。

杜蔚国缓缓的吐出嘴里的烟气,瞥了一眼神态紧张的司机,语气轻松的问道:

“来沙队长,不用紧张,他们现在还在林中里乱转呢,咱们大概需要多久才能到暹罗的边境?”

给杜蔚国开车的正是昆擦的护卫队长来沙,他暗自咽了一口口水,语气异常恭敬:

“卫斯理阁下,开车大概需要6个小时,之后在雨林当中再步行6小时,就可以穿越到暹罗境内了。”

杜蔚国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砸了砸嘴:

“啧,晚上9点,又是夜行啊?来沙队长,从暹罗边境到最近的城市,大概需要多久?”

来沙一板一眼的回到:

“从边境到暹罗最近的集镇孟萨大概1个小时就可以了,之后有人接应,坐车大概4个小时,天亮前就能到清迈城了。”

杜蔚国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瞥了一眼脸膛黝黑,线条坚毅的来沙:

“来沙队长,让你受累了,还得亲自送我去清迈城。”

来沙受宠若惊,语气谦卑,忙不迭的回道:

“卫斯理先生,您太客气了,您是我们的贵客,将军反复交代,一定要照顾好您,有任何吩咐,您千万不用客气。”

这个来沙虽然是个古板的性格,但是他并不蠢,相反他很聪明,而且还是昆擦的贴身侍卫队长,消息灵通,见多识广。

之前在营地的时候,杜蔚国能无声无息的突然出现在昆擦的办公室里,以及后来昆擦用对待祖宗一样的姿态对待杜蔚国。

都已经充分的杜蔚国的分量。

更何况,就在20分钟之前,来沙通过10倍望远镜,清楚的看见罗将军在1200米的超远距离之外。

被杜蔚国用一把简单改装过的,甚至都没装瞄准镜的毛瑟98k直接打碎了脑袋。

整个狙击过程,杜蔚国甚至都没有瞄准过,更没有测试风速,参数,只是拉动枪栓,随便的抬手就是一枪,就特么跟玩笑一样。

就如同是到自家的菜园子,随手摘了一颗西红柿一样,当真是杀人如割草,直如探囊取物一般。

这样神乎其神的枪法,直接就镇住了自诩军中精锐的来沙,他当时在原地愣了好久,直到杜蔚国不耐烦的催促,才如梦方醒。

心中只剩一个念头,1200米以外,如此轻描澹写的取人性命,谁能挡住?该怎么挡?

而且,杜蔚国一人团灭八佰龙,之后又打崩一个配备了炮兵加强大队的事情,来沙多少也是知晓一些。

综合以上种种,面对杜蔚国这样的煞神,别说来沙只是性格耿直呆板,就算他是海笔架在世,也得学会弯腰逢迎。

不服就死!

吉普车沿着颠簸的土路继续向前行驶了大概10几公里,就出了死鬼罗将军的地盘。

三辆等在路边的武装吉普车加入了进来,车上都是清一水都是精干的汉子。

这些人,连同来沙,都是恭送杜蔚国离境的护卫,嘿,估计杜蔚国只要一天不离开三角地,昆擦恐怕是连睡觉都得睁着眼睛吧!

和死神做邻居,谁能安然入睡?

昆擦本来就是三角地势力最强大的,唯一能和他掰手腕的罗将军刚刚又被打爆了脑袋,手下为了争权夺利已经开始火并,无暇他顾。

杜蔚国所在的队伍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终于在次日的凌晨4点到达了暹罗的清迈城。

来沙亲自把杜蔚国送到了当地最好的莲花酒店,开了一间酒店里最奢侈的套房。

甚至还帮忙拎着包,一直恭送到房间门口,这才态度谦卑,语气客气的告别:

“卫斯理先生,我也住在这间酒店,506号房,清迈城的花旗银行上午九点上班。

银行上班之后,您就可以随时检查账户了,有什么问题,您随时找我,有任何要求,请您随时吩咐。”

如此细致入微的服侍,杜蔚国还能说啥啊?就差直接掏出一根金条给他当小费了。

“嗯,辛苦你了,来沙队长,我有些疲倦,想好好睡一觉,今天午饭之后才会去银行呢,你也去休息一下吧!”

“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卫斯理先生,您好好休息,那我先行告退了。”

杜蔚国才刚刚关上房门,大狐狸就麻利的窜到了真皮沙发上,大声嚷嚷道:

“哎幼妈呀!憋死老娘了,快点!赶紧给老娘点根烟,不,我要雪茄,我要抽你前天晚上新刮来的那种!”

杜蔚国笑着摇了摇头,从背包当中抽出雪茄匣子,掏出一支塞在大狐狸的嘴里,帮它点上之后,这才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啧,居然一天一夜都没有杀人了,多少是有点空虚啊!”

杜蔚国轻轻的摩挲着大狐狸光滑的皮毛,喃喃自语道,一听这话,大狐狸顿时白了他一眼,吐出烟气,没好气的揶揄道:

“怎么?杜大,你这是杀人杀上瘾了吗?那我可得离你远点,要不你发起疯来,要是顺手把我宰了,我得多冤?”

杜蔚国用力的撸了一下大狐狸,笑着说道:

“不会,胡大,你放心好了,我就算真的发疯了,也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同伴。”

“同伴?”

大狐狸轻声重复了一下,仿佛非常喜欢这个词汇,漂亮的大眼睛当中眼波流传,神采飞扬。

杜蔚国轻轻的拍了拍它的嵴背,语气轻快:

“对啊!一路走来,咱们已经是同生共死过的同伴了,胡大,我现在要去洗个难得的热水澡,你要不要一起?我可以帮你洗洗毛。”